在職進修,討論區
關於部落格
UBI-MBA商學碩士課程,在歐洲與IMD、INSEAD、倫敦商學院、牛津賽德學院、曼徹斯特大學等知名學府齊名,並列於歐洲前十大商學院(TOP 10 Europe)。為目前亞洲最具規模Emba在職進修學程;網址: http://www.ubi.twmail.net/台 灣 辦 事 處TEL:02-6617-2998
  • 354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一步一腳印】博士花蓮賣菜去 用菜鋪子實現城鄉再造計畫

開著一輛小發財車,整天往田裡跑,王福裕早就習慣大家的驚訝,他拿到博士候選人的下一步,怎麼會是去賣菜? 有機菜商王福裕:「它是我規劃的一部分。」記者:「所以一般他們會很驚訝?還是什麼?」王福裕:「驚訝啊,為什麼賣菜,你就想嘛,我喜歡這樣過生活啊,我喜歡這樣過生活啊,很簡單,生活很簡單,都是我想做的事情。」 王福裕說的規劃,其實是桌上那些,塵封好幾年的報告書,東部永續發展、花蓮都市計畫,念城鄉規劃的他,研究所就跟著教授,從台南、台北,在各個城市間流轉,到處做都市更新研究計畫,直到計劃做到了花蓮。 王福裕:「這個規劃,就是規劃,比如說,整個花蓮要發展什麼,或是很多利益,他基本上是一個政治,規劃基本上是一個政治,因為規劃很多資源,資源有利益團體在,所以,他就是一個政治,所以規劃理想要實踐,不是不可能,要很長的時間,然後中途會有很多可能的扭曲。」 這種力不從心的感覺,讓王福裕開始懷疑,莫非從前他寫出那麼多厚厚的研究報告,都是紙上談兵,面對他喜歡的花蓮,他總得該做些什麼。王福裕:「可是我認為,我不能幫助什麼啊,我就不做了,我去種田,所以我就真的喔,去找了一個農夫,開始要學種田。」 王福裕往田裡跑得很勤,四處說服農夫教他種田,他一股腦想放棄博士學位,展開農耕新生活,卻吃了閉門羹。王福裕:「他說的很清楚啊,你種田,在鄉下種田,鄉下缺的不是農夫啦,我們這邊壽豐鄉下,的不是農夫啦,欠的是賣菜的人啦!」 不是學種田,而改成去賣菜,看到花蓮有很多農民,正在努力的為自己的作物,轉作有機或無毒農業,王福裕心裡還沒想清楚,該怎麼做的時候,家裡有了小生命來報到。 王福裕:「以前,我跟我老婆兩個人,從5戶開始啊,其實我們一開始只有2戶,我老婆跟我,還有我們家跟隔壁,我先去拿菜,因為我的小孩很小,那時候她才剛滿周歲,一點點,她在肚子裡面的時候,我就想說,我要給她吃好吃的,給她吃健康的東西啊,我就一直去採菜給她吃,就在這裡啊,結果,你說你也要啊,就變2戶,你說你也要,就變3戶,那他說他也要,就變4戶,結果後來就5戶。」 本來只是要到田裡,買新鮮蔬果給太太女兒吃,後來,變成附近鄰居加入,委託王福裕一起下田拿菜,從代買變成共同購買,王福裕發現,原來他是有個機會,把想吃新鮮蔬果的消費者,和需要行銷管道的農民,連在一起,建立兩端的需求,當初,農人要他幫忙賣菜的那句話,在他心裡有了輪廓。 早上7點不到,這天的花蓮市區剛下過一場雨,灰灰濛濛的天色還沒全亮,從前這個時候,熬夜寫都市計畫、埋首書堆的王福裕,還在夢鄉,現在他的小貨車已經停在門口,準備出發。 王福裕帶著他的工作夥伴,準備出門去收菜,開過市區和海岸線,山就在視野的不遠處,農田也就愈來愈靠近;收菜的第一站,距離花蓮市20分鐘車程,王福裕的貨車停在路邊,一片規模不大的果園。王福裕:「我跟你講,真的不用洗啦,那個紙擦一擦就可以了啦!這沒有化學肥料,又沒有消毒,完全都沒有的,自然的。」 農人大方的請大夥嚐嚐剛摘的水果,王福裕收走了今天的第一批貨,就是手上大約10幾、20顆的芭樂;愈往彎彎曲曲的山裡,路上就只有王福裕的小貨車,山上的小農場只有幾位原住民婦女,在這兒小規模耕作,要批發商開將近1小時車來這裡拿菜,幾乎是不符成本,王福裕卻很愛往這裡跑。王福裕:「拔大顆一點的,厚一點的;很甜啊,太誇張了,這個太甜了吧,起雞皮疙瘩了。」 和農民在田裡一起採收,還邊閒聊,要是用時間和路程來計算,王福裕這趟收菜,很可能是不符成本,但卻會有他難買的快樂。王福裕:「沒有要想說1個小時要賺多少錢,反正來,我也是悠哉悠哉啊,食物的好吃,其實在田裡面最清楚,這一拔就知道了,印象會一直持續到回家,然告訴人家多好吃,他會感覺這種快樂,在田裡。」 現採的青椒,王福裕拿起身上割菜的小彎刀,切下一片,迫不及待想嚐鮮。記者:「就這樣吃嗎?」王福裕:「吃啊!」記者:「這可以直接吃嗎?」王福裕:「本來就可以。」記者:「所以,這個跟沒有用農藥種,有什麼不一樣?」王福裕:「當然是,農藥是什麼,農藥是鐵啊、錳啊、鈉啊、鉀啊,有一種東西過多,那種農藥吃的時候,蟲就脹破肚子,就死掉了,這個一樣,人吃久了也會脹破肚子,它會吸收太多在裡面,吃的時候,變成你在累積了,吃啦,講那麼多。」 王福裕:「你要吃,才知道好不好啊!」記者:「所以你那時候到處跑,也都是到處找,就是到他們田裡吃?」王福裕:「因為生吃很清楚啊,纖維足夠會變老,你一吃就知道它的甜度啊,它的口感,甚至拿了就知道,拿了很重。」 收菜的一路上吃吃玩玩,看似輕鬆的一趟路程,王福裕的行銷理念就在這裡面。王福裕:「因為我們要的量,他們也可以供應,真的很大的通路商不會找他們,人家要50公斤、1百公斤的青椒,我們可以供應嗎?一天有困難,所以他就不會來,那我們可能需要80,或是60、50,我們剛好,所以我們可以互相幫忙。」 如果大通路商需要大農戶供應,王福裕想到小農戶,勢必需要像他這樣的小通路商。王福裕:「我們有通路,我們就會很高興,尤其是小農,他們需要有人幫忙銷菜,他們有時候還會被騙,譬如說,我來叫你的貨,最後貨款沒有來。」 所以王福裕專選耕作有機的小農戶,找他們收菜,正好足夠供應他的小額訂戶,他定位自己和小農的關係,應該更多了互相關心的友誼,像是貼心的提醒,這群深山裡的農友別忘了按時下田。王福裕:「不要忘記喔,3月14要採種喔,還要留一點黃豆,要播種喔!」 王福裕:「李大哥,我先回去了,我匯了款再跟你說。」 收完鮮紅豔黃的有機彩椒,下一站是王福裕不加價的客製化訂單。王福裕:「李大哥,你要割什麼?茴香頭,我們去割一下茴香頭,現在訂戶跟我說,他要兩顆茴香頭。」記者:「兩顆你也割給他?」王福裕:「就是這樣這種關係嘛,我如果為了賺錢,我說沒有啊,就沒有嘛,怎麼可能,我如果割50顆,我多叫2顆,可以啊,我跟他(農夫)說,我要兩顆茴香頭,一般農場會把我打死。」 問王福裕為什麼願意,為了兩顆茴香頭多跑一趟,答案很簡單。王福裕:「我跟農民講話高興啊,怎樣,你能不能理解,可是你要注意我是不是高興,那OK,那你就可以理解我,我只是在做一件高興的事情啊!」 新鮮的滋味不能等,讓王福裕快樂的事,就是又能把剛摘下的茴香往嘴裡送;一個上午東奔西跑,幾家訂戶要的蔬果,都還沒把王福裕的小貨車塞滿,也得準備打道回府,準備分菜。王福裕:「因為冷氣吹了之後,它(菜)會乾掉,要把它蓋住。」記者:「但是以前剛開始的時候,你懂嗎?」王福裕:「不懂啊,它最上面會乾掉,回去,不會損失全部啦,大概損失個1成吧,最上面的會乾掉。」記者:「所以你剛開始,知道這些嗎?」王福裕:「不知道啦,什麼都不知道啦,我不是來做生意的,所以甚麼都不知道。」 王福裕:「她在笑耶,她就是『菜菜子』,就是她啊,給她吃有機的食物,我才下田採菜的啊!」 剛剛帶回來的蔬果,全都要立刻分裝,因為王福裕的菜鋪裡,可沒有冰箱。王福裕:「冰箱,我菜待會就出去了啊,為什麼要冰箱,我不要冰東西啊,冰箱的意思是,比如說我今天去收菜回來,然後我明天再分,我是不是可以掌握時間,明天早上8點、12點,忙完休息,我可以這樣做,可是菜經過一天了,我不要這樣啦,我要把最新鮮的菜送出去,你收到的是沒有拖延的菜,進來立刻出去,你會愛吃,你愛吃了,我才有機會去幫農夫叫菜,如果你吃了菜,跟外面沒有甚麼不同,你為什麼跟我叫菜,我們的差異性在於,我們沒有冰箱。」 王福裕順手拿起了剛帶回來的蘿蔔,還是強調他的理念,新鮮勝過一切。王福裕:「你不會感覺它是活的嗎?你看他那個葉子的樣子,在外面不可能看到這樣的蘿蔔啊!」 為了保持新鮮,加快分菜速度,中午過後,王福裕的菜鋪子就熱鬧了起來,來幫忙摘菜、分菜的,有附近的家庭主婦、上班族還有學生,因為沒辦法支付那麼多薪水,王福裕又想出一套「打工換菜」方案,讓來幫忙分菜的鄰居,不至於做白工,還能帶一包有機蔬菜回家,也等於是又創造了一些工作機會。 王福裕:「我們老師本來說,你玩物喪志啊,你樂不思蜀啊,都在花蓮過好日子,可是他最後看到,知道我要做的事情,我拿給他看,我要做的是這個,他知道我在,其實是在實踐我的理想,我要讓我,像我現在有8個工作機會、4個正職,然後其他的大家的工作機會,然後我給農民有貨可以銷。」 加入王福裕的訂戶,從一開始的5戶到60戶,一年來變成1百多戶,王福裕用部落格在網路上,公布每週菜單,還有他天天跑農地觀察到的農產採收進度,和農夫的相處情形,讓訂戶清楚知道,從產地到餐桌的過程。 小有規模後,本來以為他的下一步,是準備擴大經營,王福裕的規劃,卻是要他的菜鋪子,能小就小。王福裕:「我也希望這樣啦,好讓我自己也不要做大,因為,做大不可能這樣子,沒有這種人情味啦,有5百個人,裡面如果有1百個人跟我這樣講,我能做嗎?」 其實王福裕是怕鋪子做大了,他就不能再悠閒的到處收菜,吃到現採的蔬果,還有和友善的小農談天說地。王福裕:「我有時間,可以釘釘桌子啊,我可以種種樹啊,我可以跟孩子去玩啊,這有快樂啊,我為什麼不享受,我為什麼要每天那麼忙,我來這裡就是要過日子的。」 但關於城鄉再造的理想,博士候選人王福裕也沒忘記他的學理基礎,他在心裡默默的描繪著,菜鋪子的未來。王福裕:「這種小菜鋪子,可能會有1千個員工,可是他可能是屬於1百個小舖子,大家做一樣的事情,你自己的菜鋪子收你當地的菜,我收我的菜,我們需要很多小菜鋪子,一起養活這些農夫。」 這樣說來,王福裕找到了他喜歡的土地,做他喜歡的事,而且正在努力實現,他當初的城鄉再造計畫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